返回

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 进城,入局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点击安装APP无广告看小说
  竟然有人胆敢在禁军眼皮底下杀人,而且所杀之人还跟那个神秘的沙陀人脱不了干系,夫人,你说杀人者究竟来自于何方势力?”

  太原,王家祖宅,长房一脉所在的后院偏厅。

  王裕望着手上那张王家暗卫刚刚送过来的字条,不由皱了皱眉,轻声道。

  说话间,他已经将手中的字条递给了坐在他身侧的同安公主。

  同安公主伸手接过,待看清字条上的内容后,她忍不住蹙眉道:“如今事情的发展真是越来越令人捉摸不透了!表面看,杀人者很可能就是那个名叫朱邪晟的沙陀人,如此一来,那妾身先前的推断有可能是错的,朱邪晟就是潜伏在太原城的突厥奸细,而且身份可能还不低,要不然他不可能调动宗师级的杀手在禁军眼皮底下杀掉关键证人!”

  先前得知独孤飞鹰上门求援的事情后,同安公主和王秉均认为朱邪晟是突厥奸细的可能性不大,因为真正的突厥奸细不会暴露的那么容易!

  可如今唯一能指认朱邪晟的关键证人突然被刺杀,朱邪晟顺理成章地就成了那个嫌疑最大的人,而根据情报所说,刺杀证人的是一个宗师级高手,这种级别的高手,却甘愿受朱邪晟指派,那说明朱邪晟的身份和地位绝非是个沙陀商人那么简单!

  在如今波澜诡谲的形势下,朱邪晟是突厥奸细的可能性瞬间就比以前高了无数倍!

  听完同安公主的话后,王裕微微点头道:“确实!不过当务之急,是必须尽快找到朱邪晟和康昌安,眼看过一会儿魏王等人就要抵达太原城了,若是在此之前抓不到朱邪晟、康昌安二人的话,殿下以及炎黄书院一行人住在太原的这段时间必会再生变故,因为突厥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,而且说不定他们已经打探到了一些消息!”

  同安公主微微吃惊道:“老爷的意思是说,突厥人已经得知青雀他们此次北上的目的了?”

  按辈分算的话,同安公主是李二的亲姑姑,李泰的姑奶奶,所以她叫李泰一声青雀,那是一点也不逾矩!

  王裕叹了一口气,道:“即便没有全然得知,只怕他们也查到了一些零碎线索,要不然也不会费尽心思地在魏王等人此次落脚之所——同福客栈提前埋伏了!”

  说到这儿,王裕好似忽然想起了什么,他话锋一转,看向同安公主问道:“夫人你看,既然客栈里面不安全,那不若就让魏王等人这些时日住在王家,如此一来,即便突厥奸细中有宗师级高手,也难以在我王家暗卫的重重保护之下伤到魏王等人分毫!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“竟然有人胆敢在禁军眼皮底下杀人,而且所杀之人还跟那个神秘的沙陀人脱不了干系,夫人,你说杀人者究竟来自于何方势力?”

  太原,王家祖宅,长房一脉所在的后院偏厅。

  王裕望着手上那张王家暗卫刚刚送过来的字条,不由皱了皱眉,轻声道。

  说话间,他已经将手中的字条递给了坐在他身侧的同安公主。

  同安公主伸手接过,待看清字条上的内容后,她忍不住蹙眉道:“如今事情的发展真是越来越令人捉摸不透了!表面看,杀人者很可能就是那个名叫朱邪晟的沙陀人,如此一来,那妾身先前的推断有可能是错的,朱邪晟就是潜伏在太原城的突厥奸细,而且身份可能还不低,要不然他不可能调动宗师级的杀手在禁军眼皮底下杀掉关键证人!”

  先前得知独孤飞鹰上门求援的事情后,同安公主和王秉均认为朱邪晟是突厥奸细的可能性不大,因为真正的突厥奸细不会暴露的那么容易!

  可如今唯一能指认朱邪晟的关键证人突然被刺杀,朱邪晟顺理成章地就成了那个嫌疑最大的人,而根据情报所说,刺杀证人的是一个宗师级高手,这种级别的高手,却甘愿受朱邪晟指派,那说明朱邪晟的身份和地位绝非是个沙陀商人那么简单!

  在如今波澜诡谲的形势下,朱邪晟是突厥奸细的可能性瞬间就比以前高了无数倍!

  听完同安公主的话后,王裕微微点头道:“确实!不过当务之急,是必须尽快找到朱邪晟和康昌安,眼看过一会儿魏王等人就要抵达太原城了,若是在此之前抓不到朱邪晟、康昌安二人的话,殿下以及炎黄书院一行人住在太原的这段时间必会再生变故,因为突厥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,而且说不定他们已经打探到了一些消息!”

  同安公主微微吃惊道:“老爷的意思是说,突厥人已经得知青雀他们此次北上的目的了?”

  按辈分算的话,同安公主是李二的亲姑姑,李泰的姑奶奶,所以她叫李泰一声青雀,那是一点也不逾矩!

  王裕叹了一口气,道:“即便没有全然得知,只怕他们也查到了一些零碎线索,要不然也不会费尽心思地在魏王等人此次落脚之所——同福客栈提前埋伏了!”

  说到这儿,王裕好似忽然想起了什么,他话锋一转,看向同安公主问道:“夫人你看,既然客栈里面不安全,那不若就让魏王等人这些时日住在王家,如此一来,即便突厥奸细中有宗师级高手,也难以在我王家暗卫的重重保护之下伤到魏王等人分毫!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“竟然有人胆敢在禁军眼皮底下杀人,而且所杀之人还跟那个神秘的沙陀人脱不了干系,夫人,你说杀人者究竟来自于何方势力?”

  太原,王家祖宅,长房一脉所在的后院偏厅。

  王裕望着手上那张王家暗卫刚刚送过来的字条,不由皱了皱眉,轻声道。

  说话间,他已经将手中的字条递给了坐在他身侧的同安公主。

  同安公主伸手接过,待看清字条上的内容后,她忍不住蹙眉道:“如今事情的发展真是越来越令人捉摸不透了!表面看,杀人者很可能就是那个名叫朱邪晟的沙陀人,如此一来,那妾身先前的推断有可能是错的,朱邪晟就是潜伏在太原城的突厥奸细,而且身份可能还不低,要不然他不可能调动宗师级的杀手在禁军眼皮底下杀掉关键证人!”

  先前得知独孤飞鹰上门求援的事情后,同安公主和王秉均认为朱邪晟是突厥奸细的可能性不大,因为真正的突厥奸细不会暴露的那么容易!

  可如今唯一能指认朱邪晟的关键证人突然被刺杀,朱邪晟顺理成章地就成了那个嫌疑最大的人,而根据情报所说,刺杀证人的是一个宗师级高手,这种级别的高手,却甘愿受朱邪晟指派,那说明朱邪晟的身份和地位绝非是个沙陀商人那么简单!

  在如今波澜诡谲的形势下,朱邪晟是突厥奸细的可能性瞬间就比以前高了无数倍!

  听完同安公主的话后,王裕微微点头道:“确实!不过当务之急,是必须尽快找到朱邪晟和康昌安,眼看过一会儿魏王等人就要抵达太原城了,若是在此之前抓不到朱邪晟、康昌安二人的话,殿下以及炎黄书院一行人住在太原的这段时间必会再生变故,因为突厥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,而且说不定他们已经打探到了一些消息!”

  同安公主微微吃惊道:“老爷的意思是说,突厥人已经得知青雀他们此次北上的目的了?”

  按辈分算的话,同安公主是李二的亲姑姑,李泰的姑奶奶,所以她叫李泰一声青雀,那是一点也不逾矩!

  王裕叹了一口气,道:“即便没有全然得知,只怕他们也查到了一些零碎线索,要不然也不会费尽心思地在魏王等人此次落脚之所——同福客栈提前埋伏了!”

  说到这儿,王裕好似忽然想起了什么,他话锋一转,看向同安公主问道:“夫人你看,既然客栈里面不安全,那不若就让魏王等人这些时日住在王家,如此一来,即便突厥奸细中有宗师级高手,也难以在我王家暗卫的重重保护之下伤到魏王等人分毫!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“竟然有人胆敢在禁军眼皮底下杀人,而且所杀之人还跟那个神秘的沙陀人脱不了干系,夫人,你说杀人者究竟来自于何方势力?”

  太原,王家祖宅,长房一脉所在的后院偏厅。

  王裕望着手上那张王家暗卫刚刚送过来的字条,不由皱了皱眉,轻声道。

  说话间,他已经将手中的字条递给了坐在他身侧的同安公主。

  同安公主伸手接过,待看清字条上的内容后,她忍不住蹙眉道:“如今事情的发展真是越来越令人捉摸不透了!表面看,杀人者很可能就是那个名叫朱邪晟的沙陀人,如此一来,那妾身先前的推断有可能是错的,朱邪晟就是潜伏在太原城的突厥奸细,而且身份可能还不低,要不然他不可能调动宗师级的杀手在禁军眼皮底下杀掉关键证人!”

  先前得知独孤飞鹰上门求援的事情后,同安公主和王秉均认为朱邪晟是突厥奸细的可能性不大,因为真正的突厥奸细不会暴露的那么容易!

  可如今唯一能指认朱邪晟的关键证人突然被刺杀,朱邪晟顺理成章地就成了那个嫌疑最大的人,而根据情报所说,刺杀证人的是一个宗师级高手,这种级别的高手,却甘愿受朱邪晟指派,那说明朱邪晟的身份和地位绝非是个沙陀商人那么简单!

  在如今波澜诡谲的形势下,朱邪晟是突厥奸细的可能性瞬间就比以前高了无数倍!

  听完同安公主的话后,王裕微微点头道:“确实!不过当务之急,是必须尽快找到朱邪晟和康昌安,眼看过一会儿魏王等人就要抵达太原城了,若是在此之前抓不到朱邪晟、康昌安二人的话,殿下以及炎黄书院一行人住在太原的这段时间必会再生变故,因为突厥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,而且说不定他们已经打探到了一些消息!”

  同安公主微微吃惊道:“老爷的意思是说,突厥人已经得知青雀他们此次北上的目的了?”

  按辈分算的话,同安公主是李二的亲姑姑,李泰的姑奶奶,所以她叫李泰一声青雀,那是一点也不逾矩!

  王裕叹了一口气,道:“即便没有全然得知,只怕他们也查到了一些零碎线索,要不然也不会费尽心思地在魏王等人此次落脚之所——同福客栈提前埋伏了!”

  说到这儿,王裕好似忽然想起了什么,他话锋一转,看向同安公主问道:“夫人你看,既然客栈里面不安全,那不若就让魏王等人这些时日住在王家,如此一来,即便突厥奸细中有宗师级高手,也难以在我王家暗卫的重重保护之下伤到魏王等人分毫!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“竟然有人胆敢在禁军眼皮底下杀人,而且所杀之人还跟那个神秘的沙陀人脱不了干系,夫人,你说杀人者究竟来自于何方势力?”

  太原,王家祖宅,长房一脉所在的后院偏厅。

  王裕望着手上那张王家暗卫刚刚送过来的字条,不由皱了皱眉,轻声道。

  说话间,他已经将手中的字条递给了坐在他身侧的同安公主。

  同安公主伸手接过,待看清字条上的内容后,她忍不住蹙眉道:“如今事情的发展真是越来越令人捉摸不透了!表面看,杀人者很可能就是那个名叫朱邪晟的沙陀人,如此一来,那妾身先前的推断有可能是错的,朱邪晟就是潜伏在太原城的突厥奸细,而且身份可能还不低,要不然他不可能调动宗师级的杀手在禁军眼皮底下杀掉关键证人!”

  先前得知独孤飞鹰上门求援的事情后,同安公主和王秉均认为朱邪晟是突厥奸细的可能性不大,因为真正的突厥奸细不会暴露的那么容易!

  可如今唯一能指认朱邪晟的关键证人突然被刺杀,朱邪晟顺理成章地就成了那个嫌疑最大的人,而根据情报所说,刺杀证人的是一个宗师级高手,这种级别的高手,却甘愿受朱邪晟指派,那说明朱邪晟的身份和地位绝非是个沙陀商人那么简单!

  在如今波澜诡谲的形势下,朱邪晟是突厥奸细的可能性瞬间就比以前高了无数倍!

  听完同安公主的话后,王裕微微点头道:“确实!不过当务之急,是必须尽快找到朱邪晟和康昌安,眼看过一会儿魏王等人就要抵达太原城了,若是在此之前抓不到朱邪晟、康昌安二人的话,殿下以及炎黄书院一行人住在太原的这段时间必会再生变故,因为突厥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,而且说不定他们已经打探到了一些消息!”

  同安公主微微吃惊道:“老爷的意思是说,突厥人已经得知青雀他们此次北上的目的了?”

  按辈分算的话,同安公主是李二的亲姑姑,李泰的姑奶奶,所以她叫李泰一声青雀,那是一点也不逾矩!

  王裕叹了一口气,道:“即便没有全然得知,只怕他们也查到了一些零碎线索,要不然也不会费尽心思地在魏王等人此次落脚之所——同福客栈提前埋伏了!”

  说到这儿,王裕好似忽然想起了什么,他话锋一转,看向同安公主问道:“夫人你看,既然客栈里面不安全,那不若就让魏王等人这些时日住在王家,如此一来,即便突厥奸细中有宗师级高手,也难以在我王家暗卫的重重保护之下伤到魏王等人分毫!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(本章完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不想错过《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》更新?安装本站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
终身免费 立即下载